山木查儿的日记本

日记向的post,有时候转载一些东西,主剑三次刀剑,主发图和整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地狱火

*不保证甜度

*第十一个故事

*lo主授权转载,上篇走这里→枕骨眠



第十一个故事 地狱火


如同鬼火的青色寒芒在炽红的火舌面前显得略为温暖,浅色的青烟在林间没有阻碍地穿行,穿过那些倒下枯碎的黑色枝杈,荒草倒伏在黑色之下,焦黑的土壤在风中发出一股腐朽的气息。


 炽烈的火光渐渐远去,那道丛林与荒芜交接的线条曲折远行。


 穿过层层火光,突然追下一朵近乎透明的蒲公英。染着一层不匀称的微末荧光,而这或许有些奇怪。


 在这未来百年也不会有生命的死亡之土上,怎么会有这无根的蒲公英,或许它错生了地方,误入一片荒芜。


 “你在逃什么?”青行灯抬起眼来,看向那一闪而逝慌乱的眼眸。
 “我只是……”
 “不愿看到所有牺牲的徒劳。”


 她的手上旋绕着一丝近乎消散的光芒,她游移的目光最终落在一棵未倒下的枯木上。


 “除去我所有的人都死掉了。”
 “你为此而慌张?”青行灯看到一只漆黑的乌鸦飞过漆黑的云层落在一根漆黑的树枝上。
 “不。”


 少女突然古怪地笑了。


 “我精心策划的一场惊天大火,必须燃尽那些挣扎不休的罪孽。”



 活是罪。



 青行灯跟着萤草到了那片林子上面的山崖上,青行灯落在地上,看见那代表侵蚀的景色正疯狂地蔓延,萤草倒是像在唱什么。


 她的神情就仿佛是在梦呓。
 或许,青行灯想,她会后悔。


 我以为我能用治愈的圣光普照那些渴望杀戮的梦想,我虽知晓那种生死攸关不可退后的理想不可亵渎,但我必须阻止。


 我无法容忍那些挚爱胜利的灵魂在我的面前倒下,更无法容忍那些我爱过的人因为那些必须战斗的战斗而死去。


 但我明明亲眼所见在火焰中哀嚎而不屈的灵魂。


 “他们为什么宁愿死去也不愿意认输?”


 萤草站了起来,她的目光穿过苍茫的天际,落在最后一缕暗淡的光辉上。


 “认输会使他们的意志变得廉价,以至于那些信仰都会被践踏。”


 青行灯回答。



 “我生于这片丛林。”
 天地间的孔窍中风永不止息地穿行,她出脱人形。
 她生在那些妖怪中间,阳光温暖,每一朵蒲公英都眼角带笑。


 “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地时光。”风声,鸟疾。
 身负神爱众生之命,故才圣光降临,救得万物性命。她曾一心所为苍生,她以为她可以挽回一切。


 那是她最美的时候。
 她的眼眸中发着微光,那一刹那,她以为她可以拯救一切。


 就像天神一般。
 后来,战役爆发,所有的人哪怕是最弱小的,也反对她参与战斗。拼杀,决斗,死亡,挫骨扬灰。


 鲜血,白骨,伤疤,一刃穿心,身首分离。
 她守不住那不息的山川,她救不了那疮痍的土地。她阻止不了那宛如巨大车轮疯狂前行的时光,并被碾碎在无可救药转动的齿轮中。


 用没有边际的绝望赌微末的善良。
 萤草笑了。


 她捧起一把白色的蒲公英飘落在山岗上。
 她向前缓缓地踏出一步。


 一步之间,天堑鸿沟,身前是无尽的深渊。
 青行灯看见那双眼睛,如同深渊。


 她的记忆中已有散不去的疯狂与挣扎,那些使人崩溃的痛苦,那些残忍的无休杀伐,那些永远不会停止的杀戮。
 就像是夕阳坠下的一刹那。
 天地之间已是无边的黑暗。
 她伸出手,喃喃道。
 “是啊,天黑了……”


 既然求之不得,那倒不如毁掉一切。
 让业火燃尽那些罪孽。


 “你为何不与他们葬在那火海之中?”
 青行灯问。


 “我想用更美丽的方式。”我想。
 有人说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泥沟。
 她踏出了那一步。
 一刹那追下悬崖。
 她张开双臂,脸上竟然带着一个微笑。
 又突然大哭,所有的一切都在一瞬间归为寂灭。
 或许化为黄土才是一个草妖最终的归宿。


 青行灯转身,她忽然觉得有些疲倦,她记起那阎魔殿上双目无泪无光的女子回首冷彻的眼眸。


 那些白骨铸成的杯盏为谁斟了酒。


 她不愿听到那万丈之崖下最为凄厉的惨叫,于是她离开了。


 却未看见漫天溃散成浅黄朦胧光影的蒲公英。


   
© 山木查儿的日记本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