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木查儿的日记本

日记向的post,有时候转载一些东西,主剑三次刀剑,主发图和整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孟婆汤

*转载,lo主非原作者(已获得授权)
*写100个故事求ssr系列:)

*前记走→ 这里这里

第一个故事 孟婆汤


 世人将那汹涌浪潮中却无法追查的称之为命运的浊流之中。


 前世今生,因果轮回。


 “这是什么?”


 “是自由。”


 “喝了它,你就可以忘记你一生的罪孽,忘记你一生的苦难。”


 氤氲的浅紫色的迷雾宛若恋人的手臂轻柔地挽着忘川的水。在灯火中踽踽游行,有人在轮渡的底层吟唱着什么。


 “这是汤么?”青行灯附身去看,汤有诡谲但醇香的气息,萦绕在手指间仿佛瞬间寂灭腐朽的气息,汤碗中仿佛出现了一个漩涡。


 “不是。”孟婆嘻嘻地笑着,她抽下发间青簪荡起那雾气中的涟漪。


 “但也不是酒。”


 谁暗了暗眸子,发出一声轻不可察的笑声。


 “讲讲你的故事罢,或许我想知道。”


 孟婆慢慢地抬起手,手中的汤勺轻轻舀起一点孟婆汤,她仿佛闻到什么极美妙的芳香,然后她转过头,看着青行灯。


 “这可真是个奇怪的要求,我煮了这么多年的汤,可从没有人想知道我的故事。”


 青行灯已经几千岁了,可她从没有与孟婆说过一句话。


 “其实我没有什么值得讲的故事。”


 有人牵了情丝,我却断了红尘。


 孟婆从很久以前便在这忘川之畔了,在天地还没有完全分开,在阴阳还没有完全分开,甚至在阎罗殿中还没有阎魔的时候,孟婆就在这忘川附近了。


 那时候人间还没有混沌与污浊,那时候阴界也没有妒忌与怨恨。


 就连忘川,那时候也是有风的。


 “那会儿还没有罗生门呢。”孟婆指了指几乎看不清楚的天边的阴阳两界之门,那无边的雷云都仿佛化成恶兽,银白色的电光无声地肆虐在无边的阴暗之中。


 时间的流逝是模糊的,就像你永远不知道忘川中的鱼,一去十几载,都游向了哪里。


 孟婆总坐在路边,靠在汤碗的边上,也许那时那东西还不是汤碗,孟婆用它养鱼。阴界本是没有光的,但那粼粼江水在黑暗中发出微弱的荧光。


 实际上,孟婆是知道忘川水的邪性的。一旦不慎跌入水中,便永世不得轮回,忘记过去的一切。


 她从未想到有一天会亲手用这江水,洗净这过路人的罪孽。


 后来,一切都变了。


 创世的始祖神伊邪那岐为了寻找他的妻子伊邪那美来到了阴界。那时各种妖物在暗处观察着这对阴阳相隔的恋人。


 可恨阴阳相隔两端。


 他怎知道他面前的红颜已化作了枯骨,他更不知那白骨间的虫蛆吸食着不愿磨灭的信仰,那丑陋的身躯隐藏在黑暗中。


 唏嘘一场。


 “你等我,我去去就回。”


 他却没能等住她借来一副皮囊。红颜即是白骨,无须心动。


 何须心动?


 火光骤起一刹,全完了。


 所有的喧嚣终止于寂灭,她空洞的白骨间忽然显出一个毛骨悚然的微笑。


 “不要走。”


 “不要离开我。”


 后来,她长出世间绝美的血肉,却再也没有长出心来。她用骷髅做成酒杯,留恋在月光的光影里。


 “果然这世间的人是不可信的……”孟婆长长叹了一口气,她抿着嘴然后百无聊赖地舀着她舀不完的汤。


 后来就有了黄泉之主。


 几乎很少有人记得,阎魔的名字叫做伊邪那美。


 然后黄泉水就干了,孟婆眼前的路从那时起,就叫做黄泉路。


 “后来啊,阎魔就让我在这里做汤了。”


 “可笑啊。”


 “我找了一生的草药,却开在这冥府之侧。”


 忘忧草与忘川水在烹调之下,就叫做孟婆汤。在孟婆还没有变成妖怪时,她有一个不怎么美满的家庭。父亲早逝,母亲日夜以泪洗面。


 她决心找到那使人忘记痛苦的草药。她一直在寻找,一直到几乎忘记自己在找什么。


 原本是要流尽一生的泪的。


 到母亲去世,她也没有找到那种草药。


 “故事结束了,你该走了。”


 “为什么人非要喝下这汤呢?”青行灯问,她苍白如纸的眉目间染上一层不明不白的情愫,“这个故事似乎没什么意思。”


 “人世百苦,忘掉难道不好么?”


 “没有人愿意记住自己的罪孽的。”


 “那就是说,事实上路过你这里的人都会喝下孟婆汤的。”


 孟婆抬起眸子,她转过眼看了看那忘川水。


 “不。”


 她摇了摇头。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一个红发的妖怪来到了这里。


 孟婆清楚地记住了他,因为他脖子上有一道相当狰狞的疤痕。听过孟婆的话,他接过了碗,皱起了眉头。


 “这是汤?”


 他沾了一点在手上,手指上萦绕着一丝黑色的雾气。从来没有人问过孟婆这个问题。


 “不是。”


 “可这也不是酒。”那妖怪沉思了一阵子,把汤碗扔在了地上。


 一块碎片掠过孟婆眼前,上面沾着一丝鲜红色的血液。


 青行灯沉默了很久。


 “这个妖怪,你知道他在哪么?”


 “就在忘川水畔,你大可以见见。”


 青行灯敛起嘴唇,她浅笑着。


 一支蜡烛在风中颤抖了一下,熄灭了。


 这是第一个故事。


 孟婆在那里吟唱着什么。


 千年百年,她一直那样吟唱的。

   
© 山木查儿的日记本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