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木查儿的日记本

日记向的post,有时候转载一些东西,主剑三次刀剑,主发图和整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鬼面佛

*刀子刀子刀子

*第四个故事

*lo主是授权转载这个系列

*上一篇走这里→ 罗生门(茨木童子)


第四个故事 鬼面佛


 纵使丑陋了面容,却能无畏将后背交予一生。
 是值得感动的故事,不过却无可动情。青行灯突然笑了起来。
 她穿过人群,神色自若地漫无目的地前行,她不知道她要去什么地方,她也不知道她在找什么。
 只是觉得有什么失落了,需要找回来。此间她回头看了一眼罗生门,能看见正在远望的茨木模糊的背影。
 不知道在看什么。
 忽然看见相貌丑陋的妖怪,两个赤红的头颅上长着夸张的尖角,獠牙似乎冒着一股冷气,爆突出来的眼睛无神地转着。
 “你是谁?”
 “我是风神。”“我是雷神。”
 听闻风神一目连似乎并非这等相貌,青行灯想,她静静地看着这丑陋的妖魔,轻微地蹙起眉。
 “风神一目连……恐怕不是……”青行灯慢慢地说,她低头摩挲着指尖。
 “一目连至多算得上一个掌控风的妖怪,而我才是风的主宰。”那妖怪躬了躬身,他说,“请。”
 “什么意思?”
 “早有听闻,青行灯是个喜欢听故事的妖怪,而我们只是希望你能把这些记下来。”
 “多年之后,能有人知晓,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佛。”雷神的手上游动着电光,他的眼球上盘着狰狞的血丝,青行灯不知为什么却捕捉到一阵子若有若无的惆怅。
 “不,是魔。”风神的半截身子转过来,他惨淡地笑了一声,嘶哑的声音浮动许久仍未消散。
 “千年修道,不及一念成魔。”
 我等曾被封印百年。
 无边寂灭,放下一切。
 那是不可企及的巅峰,几乎在封印中忘记一切,却彼此一眼,心知肚明。
 血浓于水,无法放手,至死不能放下。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既然来时两手空空,离开时亦无牵无挂。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明朝也可四海为家。
 “在生命和容貌间只能选择其一,我等只可放手。”风神说,“没有办法,没有后路。”
 “已是没有后路的悬崖。”雷神忽然开口,他挥动着手,白色的电光在眼中一闪即逝,随即他的声音变得扭曲,“你可能不信,所以我决定以另一个面貌见你。”
 白光散去,青行灯看到她永远不会料到的景象。
 她猜错了。
 风神面带颇为凄凉的笑。
 建御雷神神色冷峻。他的白发拖几乎拖在地上,身旁不知何时依来的白鹿在他身边缓缓地踱着。
 “当年在白鹿宫中,我等也是这般模样。”雷神金色的眼中微微闪烁着光芒,“后来我就放弃了这神位,身化成魔。”
 哪怕是没有这神位和容貌又如何,雷神看了一眼风神,他慢慢地伸出手,把风神的发握在手中,那白发的发梢染着一层淡青色。
 “他关于伊邪那美的执念太深,我救不了他。”风神脸色惨白,他的眼中仿佛流淌着火焰,淡青色渲染出一片不可说的哀伤,“因为地母的死去,他被伊邪那岐取走了心脏。”
 风神将雷神胸口的绷带一层一层地取开,那胸口有着一个拳头大的空洞。
 “我本不求谁能救我,我只是亲眼看着自己走向死亡。”雷神抚摸白鹿的皮毛,低垂的眸子看不清神情。
 俊美的青年此刻却像是行将就木的老人,他颤抖着把手附上心口。“所以我想在死前,让至少有一个懂得事理的人知道。”
 “知道我离开的很快乐,知道我没有虚度仅剩的光阴。”
 我没有心,所以感觉不到痛。
 当我们二人从神界逃离,堕成妖魔。那一刹那,撕心裂肺。
 风神的脸上依旧是平淡的笑容,他平淡地描述着曾经不堪的年少。
 风雷是兄弟,也许建御雷神更年长,但风神总是盲目地拼上一切也要挡住所有的伤害。
 明明走过最美好的年华,却输给了命运。
 我等阴阳相生,同生同灭。
 “为什么呢?”建御雷神那时候顶着他无法忍受的丑陋面孔,他喊到撕心裂肺,于是口中流出血来。风神回头咧着丑陋的唇,在他眼中他的兄长永远不会衰老,永远不会丑陋,不会的。
 “我不能再失去了,我已经失去了所有。”
 “你明明知道你什么都没有!”
 建御雷神突然吼叫了起来,他近乎崩溃地跪在地上,他死死地捂着胸口的空洞,他的身上游动着银白色的电光。
 仿佛天神降临。
 他背后白色的羽翼一瞬间爆发出明亮的光芒,他泣不成声。
 风神一怔,他忽然说。
 “大限将至,我等到时辰了。”
 他的身影变得虚幻,虚无的身子紧紧地拥抱着雷神。
 他在为建御雷神续命。
 “这是没有意义的。”青行灯冰凉的声线穿过所有的寂静,风神几乎无法忍受生命流失的痛苦。
 “死亦何苦。”他笑,笑得颇为凄惨,“我愿用我的命,换他曳尾涂中。”
 高居神祇,竟不如曳尾涂中。
 所有的惨叫,鲜血和最后的理想,都湮灭在风中。
 青行灯举起了手中的引魂灯。
 一刹那,身形崩散。
 她看见雷神缓缓地站起,他手中抱着一副白骨。
 然后那建御雷神缓缓地转过头,他轻轻地说“谢谢”。
 那丑陋的皮囊消散在风中。
 雷神脸上的皮肉一片一片地剥落,千年的力量续下的命一瞬化作虚无。溃散成一片片的微光,两副白骨至死扔不愿撒手。
 崩作齑粉。
 不知与子偕老的一场大梦谁是初醒,若是容颜迟暮,白发苍苍,又有几人仍初心不负。
 生的烛光一刹那熄灭,林间幽暗地近乎只剩下无边的黑暗。只有青色的引魂灯仍不息跳跃。
 从此,天地再无风雷

   
© 山木查儿的日记本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