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木查儿的日记本

日记向的post,有时候转载一些东西,主剑三次刀剑,主发图和整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风神佑

*刀子刀子刀子

*第五个故事

*lo主授权转载

*上篇走这里→ 鬼面佛(两面佛)


第五个故事 风神佑


 破碎的残骸在如同一座坟墓的山中长埋。
 模糊的山脊在云雾中宛如龙背,却看不见龙头。古云神龙见首不见尾,依稀分辨出一丝潮湿的气息。
 青行灯仰起了头。
 骤起的狂风就在林间穿行,反自然的风摧枯拉朽地将林木摧毁,破碎的木屑在潮湿的空气中沉沉地坠落在地上。
 忽然听见诡异的纸符的轻响声。明明是一阵妖风,却莫名夹杂着静寂。
 于是那阵狂风停在了青行灯面前。
 她坐在她的灯上,飘在半空,将白发绾在手上,没有惊诧的神情。
 那巨大的风眼就像是一只神龙的眼睛,幽暗深邃的漩涡仿佛能将人吸进去一样。
 于是就有一个青年从漩涡中走了出来。他背后缠着一条淡金色的龙,白发平整地贴在身上。
 他躬了躬身,道:“在下一目连,久闻阁下之名。”
 “不必。”青行灯手上有一只青色的蝴蝶在指尖悦动,然后散成一团荧光,“久闻风神之名,今日一见,倒是运气不错。”
 “是。”一目连僵硬的神色微微挤出一个微笑,“神祇已毁,我只得游荡在这山野林间,游荡惯了。”
 一目连曾经真的是风神的。
 青行灯告诉他两面佛的话,一目连不可置否地安静地点了点头。
 “他说的没错,我只能控制一点风的力量罢了。”他没有叹息,“但这世间若是有风,我便永远不会死。”
 “神祇毁了也没有关系。”
 一目连曾是一处被供奉的风神,他曾在云端看见那些虔诚的跪拜。
 这时间,在谈到这个的时候,他坐在路边覆着青苔的青石上,眼中带着少有的柔和。
 于是他便一心为护佑那些他认为不可被亵渎的信仰用尽了他所能尽之力。
 百年风调雨顺。
 人心难测。
 他说。
 “人心难测。”
 风调雨顺,所以神社被抛弃,于是一目连再也没有理解到那些信仰的背后到底是什么。
 他苦苦祈求风,却再也得不到风中微末的喜悦。
 他变成了妖,风中的妖。
 风神一目连,喜周游名山大川,所至之处,狂风席卷。世人皆不知他已成妖,迟来的恐惧与跪拜却轻易地打动了一目连。
 但一目连不是善良的妖怪,他做事随心。他纵然会带来雨水,却也会屠戮性命。
 他感到那种畏惧。
 “这天地间总是有风的,所以我纵然想一走了之,却无可奈何。”
 他凄冷的眼眸深处,青行灯看见一丝将死之人眼中才有的笑意。
 “这世间,是有无风的地方。”青行灯叹了口气,“你可否愿意?”
 “我愿意。”
 他出奇地迅速回答,然后将白发拢在手边,十分平静的。
 “那好。”青行灯站起来,她手中的引魂灯明明暗暗地闪烁着。
 “地狱城府,黄泉之畔。”
 一目连沉默了一阵,他说。
 讲完我的故事,纵然是黄泉路,我也要走一次。
 他在风中游荡惯了,是应该好好的歇一歇。但如此的平常的回答,让青行灯无法相信。
 为了守护那个地方,只是为了庇佑那不灭的守望。
 就仿佛世界到了尽头,雷暴和滂沱的雨,疯狂的流水在怒吼着撕扯着一切。
 “我把眼睛抵押给了荒川之主。”他说,那右眼上重重叠叠地覆着几层绷带,仅剩的一只眼睛就像风暴的眼睛。他轻轻地抚摸着盘绕着他的龙,“为了阻拦那一场滔天之洪。”
 我想,荒川之主从未为自己的罪过忏悔,但这却无法改变我将投入地府的未来。
 “你的…眼睛?”青行灯有些惊诧,但她极快地恢复了淡漠的神色,但眼睛久久地留在一目连遮在白发后的右眼。
 “是啊…风神一目连,真的只有一只眼睛。”
 他僵硬的笑脸使青行灯感到一阵诡异。
 “原来我百年的生命,也只有这么一个简单的故事。”
 他起身,远远地眺望了一阵,然后说:“我要去见见罗生门了。”
 “你见他做什么,”青行灯皱了皱眉头,“我劝你不要去,茨木童子跟疯了似的。”
 “他是疯子,我何尝不是?”一目连忽然转过头,他的眼角跳跃着狰狞的血脉,他发出一阵压抑在喉咙中宛如恶兽的笑声,“我倒要看看,我与他谁更没有道理,谁更荒唐可笑。”
 我只是想死在一个没有风的地方,胆敢阻拦者,人挡杀人,佛挡灭佛。
 一目连选择在被遗忘之后永恒的疯狂。就是要更加无礼地争夺所谓的道理。比一比谁更加的疯狂,谁更加的破罐子破摔,谁更哭的笑的肆无忌惮。
 茨木童子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几个月后,青行灯从罗生门前经过。那悬在空中的巨门上依旧缠着不散的黑色怨气,灰色的巨石上依然镂刻着狰狞的花纹。
 她看见一片金色的龙鳞,就像是一目连的眼睛,就像是茨木回头间冷彻的耀金的眼眸。
 于是那副尸骨坠落在她的面前。
 右眼的空洞暴露在青行灯的眼前,她俯下身子,却发现一目连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也许他找到了没有风的地方吧,她想,然后倾倒手中的灯盏。
 幽光触及那死去的尸体的一瞬间,燃成了一团惊天鬼火

   
© 山木查儿的日记本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