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木查儿的日记本

日记向的post,有时候转载一些东西,主剑三次刀剑,主发图和整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长命锁

长命锁

*不知道算不算刀子,作者说应该不是

*第六个故事

*lo主授权转载

*上篇走这里→ 风神佑(一目连)


 长河渐落,一川微明,晓星渐沉。
 月下前行的女子,孤独地有不可企及的妩媚。
 她撑开血红的伞,零星的月光散乱地点缀在伞面上,宛如一簇簇坠开的繁花。
 云掩月白剑出的一瞬,生死犹未听闻,刃间几染血从何论,进退只在方寸。一点幽光轻显,夜蝶翩跹。
 青灯鬼火初现。
 “是我。”青行灯看向那面容笼罩在阴暗之下,背后是一轮银月的女子,那人正将剑刃收入伞中。
 她看见她嫣红如火的唇。
 多么美丽的一副皮囊。
 “你便是那喜欢听人故事的妖怪罢。”那女子回眼,她袖中是皎白的鹤羽,刺绣着鸾凰的衣袍闪动着熠熠的光芒,七分凌厉尽褪。
 “随我来吧。”不似初开情窦,正年岁正好似水温柔。
 她将头上坠着彩绦的朝阳金凤长簪抽出,摘下孔雀蓝与翠色驳杂的长羽头饰,摘下双衔比目玫瑰佩,取下额上红玉。
 她捧起一杯茶水轻抿一口,然后一缕一缕地梳起她几乎遮住脚踝的长发。
 那银白的长发上似乎有着流光游动。
 青行灯恍然间失神,她低头敛起她灰白的长发,没有银白色的光泽,有些黯淡。
 姑获鸟曾面貌丑陋,她曾是一副怪鸟的模样。此刻她正浅浅地笑着。
 青行灯突然想起她问茨木的时候。
 “你为什么要杀了一目连?”
 茨木神色冷峻,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穿过罗生门的迷雾,金色的眸子璀璨异常。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把一个人最美好的愿望毁灭给他看。”
 他的神色忽明忽暗。
 也许一目连根本不在乎他死在哪里,他只是想死在没有风的地方,或许他真的看到了。
 看到了平静的忘川水。
 “更何况,一目连根本就不后悔。”
 “他宁肯死,也不愿意输。”
 姑获鸟喜欢小孩子,在她没有成人形的时候,这只怪鸟经常悄悄地给那些没有人陪伴的孩子送去礼物。
 她清晰地记着每一个孩子的面容,清晰地记着每一个孩子的名字。
 “可惜这天下薄情父母,又有谁会在乎这些生命。”她抱着她怀中的伞,把她苍白的脸色映的微红。
 “我纵然想救,却奈何救不了苍生。”姑获鸟仍然慢慢地梳着头发,就仿佛说着什么事不关己的事情。
 姑获鸟总是对自己很残忍。
 她很少对除去孩子的别人动心。
 虽知无用,而不能不管,虽牵肠挂肚,却不下手,只冷眼看穿。
 此生苦短,更难贪欢。
 “你们为什么要把孩子丢掉呢?”
 怪异的大鸟眼中迸射出红光。
 “为什么啊,这是为什么啊……”
 鲜血四溅。
 “为什么要丢了孩子呢……”她尖利的鸟喙滴着鲜血,一滴一滴地汇成一汪小小的水坑。
 她掏出了那对夫妇的心脏。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吃人可以使妖力大为进步,所以她成了人形。
 出落得愈发美丽。
 可她不能原谅那些对孩子下此毒手的人,在这之前,她不知道这世间还有这种吃人的父母。
 这吃人的世界。
 “我啊…”姑获鸟摇了摇头,“也有想要保护的东西啊……”
 她会为了孩子赌上性命,却也会掏出不忠不义之人的心脏。
 我倒要看看,这些人的心,是不是黑的。
 在这之前,她不知道原来吃人的是这个世界。
 “我没有高尚到拯救这个世界。”她撑起了伞,“我能救谁?”
 她曾为死去的孩子杀掉一个村庄的人,那些血与废墟,让她感到无比的平静。纵然眼中只有疯狂。
 在血泊中,不知谁家的孩子在哭泣。
 美丽的女子轻轻地抱起孩子,哼起了不知名的曲子。她轻柔地抚摸着孩子的脸,却沾上她鹤羽上的血迹,她笑了。
 那孩子也笑了。
 于是后来就见到了那个孩子的头颅。头颅上还带着一个微笑。
 一个,诡异的笑容。
 此时姑获鸟的脸上带着清冷的笑,于是她不再微笑了。
 她突然十分平静,然后默不作声地将长发盘起。
 我已不爱这个世界。
 就在吃掉那心脏的时候,她的眼中就已全是黑暗了。
 “姑获鸟。”青行灯说。
 “让我看看你的脸。”
 姑获鸟慢慢地转过头来,她的华发披在身上,就仿佛要消散在阳光里。
 亮得恶心的阳光。
 “啊,真的是很好看的一张脸。”
 “是啊。”
 姑获鸟起身,她接起一片落叶。一叶落知天下秋。
 “是相当好看的一副皮囊。”
 空空皮囊,何足挂齿。
 她笑,倾世温柔。
 就仿佛有一声怪鸟的嚎叫。真正的,爱过那些孩子,爱过那个世界的姑获鸟早已死在了她那个梦里。
 早已死在了她的回忆里。
 她慢慢地取出一个长命锁,那是她在那个被杀的孩子身上取到的,似乎还缠着若有若无的血迹。
 原来,还没丢掉啊。
 她轻轻地吻了吻银色的长命锁,然后笑了。
 曾经的爱,或许真的已经被岁月侵蚀,那就这样罢。
 姑获鸟笑了,笑颜如花的。


   
© 山木查儿的日记本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