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木查儿的日记本

日记向的post,有时候转载一些东西,主剑三次刀剑,主发图和整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傀儡戏

*甜的,吧

*第九个故事

*lo主授权转载

*上篇走这里→ 缚雪歌(雪女)

*骨科大法好(笑)


第九个故事 傀儡戏


 谁是傀儡,谁是戏子。


 让夜色替我亲吻你的唇,让你的唇染上缱绻的月光。


 月圆之下白色的傀儡缓缓地转身。


 青行灯看见那巨大傀儡的阴影中操控傀儡的少女,她的关节上牵着若有若无的线。
 “你有什么事吗?”
 神色空寂的少女欠了欠身,不知是从风中微微浮动的傀儡或是什么地方传来细微的零件摩擦声。


 我落笔勾勒眉眼,却再描摹不出那人神色若浅眠。


 那个疯狂的老人将他手中滴满鲜血的心脏填入傀儡空荡荡的胸口,傀儡蓝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宛若游鱼的流光,他倾听着机械工作的奇妙声音,突然浮现出一个奇怪的笑。


 说这话间,那白色的傀儡伸出他的手,阖上少女的眼睛。


 “你才是傀儡师?”青行灯问。那眉眼美丽的姑娘眼睫上落着一点窸窣破碎的月光。


 “不,我为利刃。”
 “一锋于前,狂涛尽斩。”


 蓝色的丝线宛如游动起一般,涌动在紫色的流光中,他白色的躯壳崩碎成残骸。黑发的青年轻轻地搂着如鹿偎依的少女。


 他的声音中仍有什么撞击的机械零件的轻微嗡鸣。


 未成人形的傀儡在空中漂浮,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低下头,看见胸口一个空洞的少女。巨大的绝妙之作潜伏在微末的黑暗中,他借着光看见老人——他的制作者疯狂的微笑。


 于是他杀了那个笑容颇为恶毒的人。


 “不愧是我一生做下的傀儡,真无愧举世无双之名啊,哈哈。”那张狰狞的苍老面孔消散在地狱的业火中。
 黑发的傀儡人偶将少女抱起,如兄长般伸手抚开她眉间的难散愁云。
 她为什么那么痛苦?
 可她的脸上明明带着一个淡淡的微笑。
 她在说什么?
 傀儡倾斜着身子听,他突然颤抖了一下,巨大的蓝色眸子也跟着颤抖了一下。
 “如果我死了,就可以见到哥哥了吧。”
 她微笑,无怨无悔。
 傀儡忽然感到他流淌着鲜血的心脏抽痛,他的记忆中仿佛有什么被唤醒。
 不对,不应该啊,奇怪,这个人是谁,究竟是谁……
 “然后我似乎知道了我的躯体在被做成傀儡之前的事情…”
 那青年蓝色的眸子流淌着一丝不常见的温柔,他抬起眼,看向漆黑的夜空,明月朗朗。
 他曾是她的哥哥。
 于是,他即使变成不知痛苦,不知喜悲的傀儡也一样。
 绝对不能退后,宁死也不能倒下。
 “你是个有趣的傀儡…”青行灯浮在半空中,她的灯火在月光之下,显得不那么明亮。
 青色的灯影点亮了青年苍白的面容。
 那青年轻轻地摇了摇头,他又化作那个傀儡,漂浮在少女身后。如果此时,她能睁眼,便能知晓他用虚无的唇吻上她的额头。
 于是伴随着傀儡收回了他的力量,呆呆地飘在少女背后,那宛如描画的容颜的少女睁开了眼睛。


 “这是我的哥哥。”


 她说,即使他都忘记了,可他将心脏给了我。


 傀儡颤抖着从心口捧出心脏,然后让它在少女的胸膛中跳动着。这颗心脏是否在自己胸口并不重要,没有思念,这时间便不会有心。


 只是他的心,长在了她的身上罢了。


 那真的不重要。


 我虽然意识不清楚,但我看到那时哥哥身上的白光,他将他的心脏放入我的胸口。


 所能看见的漫天的红色染红了一切。


 “我仍记着我小时候,面对那个发疯的男人……”
 是他拼命地拦在她面前,声嘶力竭地仿佛一头恶狼,是不能割舍的痛苦,是不能绝望的回头。
 身前身后,一步,天堑鸿沟。


 “时候到了。”


 傀儡师平淡的神情却有明媚的眼睛。


 “我要与哥哥,走遍这山山水水,看遍江山美景。”


 让我们的足迹印满这无情的江海。让那些万物都生出心神,你若无从感知,那便由我替你亲吻这个世界。


 用双手触及那些他无法触及的,用眼睛接纳那些她无法看到的。


 她纯净的不带任何一丝杂质的眼眸。他曾疯了一样地冲向她,只为了捍卫某些不能丢下的东西。
 至死不渝,拼上性命,在所不惜。


 傀儡漂浮远去,并消失于黑暗。


 凌乱骤显的云絮,沿着风的方向旋转,勾勒出风魔的发梢,泯灭在云尖的光芒。


 寒鸦凄厉的叫声。
 划破天空,刺穿世界。


 青行灯忽然意识到自己走神了,她别起耳边的发,掩着嘴唇思索着什么。


 一声叹息中吹灭了幽光萤火。


 明月高悬。


 她忽然想起什么来。


 我为利刃,斩狂澜,断天下恶念。
 我为盾防,守山河,化江山姻缘。

   
© 山木查儿的日记本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25)